新聞中心

查看更多+

從中國船舶工業行業協會發布的船舶工業運行情況來看,前三季度,中國..

12月7號,在第十九屆中國國際海事展覽會上,船舶雲總監李富林就如..

中國的船舶融資租賃通常可貸到足以支付船舶成本最高85%的資金,平..

新聞資訊

船舶配套產業聯動“中國芯”

從中國船舶工業行業協會發布的船舶工業運行情況來看,前三季度,中國造船完工量全球第一,以載重噸計占比39.1%;新接訂單量僅次於韓國,占比33%;手持訂單量繼續保持世界最大,占比41.2%。中國已然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造船大國,然而龐大船體之下還需要更強大的“中國芯”。
 
歐洲:小而精集群式發展
 
包括發動機、螺旋槳等船用設備在內的船舶配套產業是船舶工業的重要組成部分,其發展水平直接影響船舶工業的綜合競爭力。船用設備價值量最大,是船舶配套產業發展的核心,在常規船型中成本占比25%~30%,高端船型中占比超過50%。
 
作為最有影響力的中國國際海事展至今已經舉辦19屆,全球知名船配企業紛紛亮相,全麵展示其在船舶智能化發展潮流中的智能船配技術。盡管造船業整體東移,但優勢的船舶配套產業仍然集中在歐洲。歐洲因船舶配套產業發展曆史久、研發強,廣受船東信賴,占據著50%~80%的市場份額。
 
中國國際海事展促進了造船大國與強國之間的交流與合作,對於超級細分的船配市場而言,產業鏈各端雲集的海事會展更是其拓展和洽談業務的極佳場所。在“2017中國國際海事展”期間,《航運交易公報》記者受邀參加了挪威船配企業——Prime Group of Norway集團(PGN集團)的媒體見麵會,了解了PGN集團在智能船配領域的新突破,並借此透視了歐洲船舶配套產業的優勢所在。
 
據介紹,PGN集團是繼2013年和2015年亮相之後,今年再次參加“2017中國國際海事展”。PGN集團成立於2013年,是在創建於1983年的挪威17家集團的基礎上成立的一家完全獨立的協會機構,是挪威主要設備供應商與中國船舶工業之間重要的市場渠道之一。早在上世紀80年代,PGN集團中的企業便已經進入中國市場,伴隨著中國船舶工業的發展悄然興起。
 
船舶智能化已是大勢所趨,向來注重“創新”理念的挪威在智能化領域走在前列,而且挪威也是傳統的航運和造船大國。Brunvoll為挪威知名的船舶推進和操縱係統設備供應商,以代理形式參與中國船配市場競爭。Brunvoll研發使用的永磁電機驅動的推進器,明顯降低了船舶燃油消耗,在無人船領域,基於操縱係統的大數據可為此奠定基礎。8月,Brunvoll首次進入郵輪船配領域,為美國船東SunStone Ships提供柴電驅動的推進與操縱係統。此前,Brunvoll與招商局重工簽署設備合同,船舶係統預計明年上半年交付。
 
在真空衛生係統排名全球居前的Jets也是PGN集團的成員企業。今年,Jets推出全新船舶真空衛生係統,可節省近65%的電力消耗。據介紹,Jets還是中國首製豪華郵輪所用的Vista船型平台的設備提供商。
 
相較於造船企業,船配企業盡顯低調,一如PGN集團中的成員企業,但其價值和重要性不容小覷。從挪威透視歐洲的船舶配套產業,其榮光並非一蹴而就,仰賴的是長時間的堅守和技術研發,如Brunvoll擁有超過百年的船舶推進器係統經驗,為全球的各型船舶交付和安裝了超過6000個動態定位的推進器。
 
更重要的一點是,挪威海岸線地區均有海事產業分布,幾十年來,一些區域結合實際情況因地製宜,發展形成特色突出的產業集群,為挪威乃至全球海事業提供專業的定級、金融、中介和研發服務。船舶配套產業亦是如此,這是中國尚難以企及的。
 
但在這一輪造船,特別是海工低迷周期中,PGN集團坦言經營壓力倍增,傳統的商船配套承包項目偏低,但同時,郵輪和探險船呈現出新的發展需求,這也將助力造船業務的新增長。針對此,PGN集團將積極做好應對策略和調整措施。
 
PGN集團表示,期望在漁業、海洋養殖、風電安裝船領域有所突破。挪威海事業曆史悠久,捕撈業及海上貿易自古便是挪威的支柱產業,現代養殖業已成為挪威重要的經濟來源。伴隨著中挪兩國關係的回暖,中集來福士積極向海洋漁業裝備、觀光旅遊裝備等方麵拓展業務,接獲2.5億美元挪威三文魚養殖裝備。
 
中國:造船需化解船配業之痛
 
中國船舶配套產業的虛弱已成中國船舶工業發展之痛,船舶配套產業與製造業發展不相匹配是多年存在的嚴重問題,並已經嚴重製約船舶工業的健康發展和壯大。一般認為,中國出口船舶上國產設備的裝船率在50%上下,但實際並沒有這麽高。甚至許多造船企業建造出口船舶的國產設備配套率在20%左右,而高端船型更低。
 
在業內人士看來,研發技術不足、可靠性不足,船東更相信外國的配套設備,並指定使用進口設備。如此一來,中國船舶配套產業發展進入惡性循環,國產設備沒有業績證明,船東不敢用,越不敢用,就越缺少業績證明。
 
據悉,中國船配企業雖然數量不少,但產品大多以低端為主,很多技術均是對外引進,競爭優勢不明顯,在研發能力、關鍵技術水平方麵差距明顯,整個產業的集中度較低。有分析指出,伴隨著中國船舶工業結構調整、轉型升級步伐加快,船用設備發展滯後已成為製約造船強國建設的主要瓶頸。
 
同時,“中國製造2025”也對船舶配套產業發展提出了要求。在政策引導層麵,去年3月,工信部發布《船舶配套產業能力提升行動計劃(2016-2020)》(《行動計劃》)。根據《行動計劃》,到2020年,中國基本建成較為完善的船用設備研發、設計製造和服務體係,關鍵船用設備設計製造能力達到世界先進水平,全麵掌握船舶動力、甲板機械、艙室設備、通導與智能係統及設備的核心技術,主要產品型譜完善,擁有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力的品牌產品;龍頭企業規模化專業化發展,成為具有較強實力的船用設備係統集成供應商;配套能力顯著提升,散貨船、油輪、集裝箱船三大主流船型本土化船用設備平均裝船率達到80%以上,高技術船舶本土化船用設備平均裝船率達到60%以上,船用設備關鍵零部件本土配套率達到80%,成為世界主要船用設備製造大國。
 
《行動計劃》要求,爭取到2025年建成較為完善的船用設備研發、設計製造和服務體係,船舶配套能力全麵提升,本土化船用設備平均裝船率達到85%以上,關鍵零部件配套能力大幅提升,成為世界主要船用設備製造強國。
 
為保障《行動計劃》完成,工信部提出四項措施,即加大船用設備研發支持力度;加強財稅金融政策支持;促進產需對接;完善全球服務網絡。
 
但需要引起注意的是,製造業中的各環節是環環相扣的,產業鏈的培育是打通產業的必由之路,歐洲船舶配套產業並非以一家或幾家企業的規模著稱,而是各個細分設備供應商專注品質,再形成整體的集群效應。國家的產業和企業發展形態不同,“南北船”自始便建立有豐富的船配企業,完善船配業務,鑄造更穩固的船舶建造上下遊體係是眾望所歸。